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银之华】(06)【作者:Sakuya】
【银之华】(06)【作者:Sakuya】
字数:65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妮娅篇(6)

  莎夏被塔妮娅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想往助手身后躲,助手一边轻轻拍着莎夏安抚他,一边举起食指对塔妮娅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塔妮娅还不依不挠地想继续说话,一旁的尤莉娅拿来一个口球,塞进塔妮娅的嘴里,再在脑后扣好,塔妮娅顿时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只好恨恨地瞪了尤莉娅一眼,尤莉娅心虚地把头别了过去,避开了塔妮娅的视线。

  「你们两个,今天37号就是你们服侍的对象,他刚刚完成肉体改造,好好试一下效果如何。」野村向双胞胎指示道。

  这些天莎夏在房间里的时候,墙上的屏幕一直都在播放各类性爱视频,从普通的男女交媾到多人乱交,从异性到男男同性女女同性再到双性,以及兽交,乱伦,性虐,恋物,恋尸……人类的各种性癖都让莎夏见识了一遍,通过芯片监测,野村惊讶的发现莎夏居然对同性和双性受方有很大的倾向,同时还对易装和受虐有反应,再看看他那比姐姐塔妮娅还精致秀气的面容,野村不禁对「天赋党」这一个名词有了更深的认识。

  也正因为如此,野村就势调整了莎夏的调教计划,原本只是打算简单地弄出一个大屌正太以满足那些虎狼之年又想要可爱男孩性奴的妇女顾客的,现在既然莎夏表现出了这个性向那就推波助澜一番,临时给莎夏追加了和塔妮娅类似的菊穴改造手术,同时在每天播放的视频里面插入快速闪过的心理暗示画面,用类似洗脑一般的方法给莎夏灌输「想被大鸡鸡插菊花」的想法,没过几天,莎夏就已经满脑子都是想象自己被干菊花的样子了,因此才有了塔妮娅撞见莎夏自插菊花自慰的一幕。

  莎夏此刻穿着一套缎面的粉色公主裙,裙摆上还点缀有繁复的蕾丝花边,长度刚刚过膝,露出两条被白色丝袜包裹的小腿,脚上一双绑着丝带的水晶高跟鞋将他的小腿绷得笔直,原本小腿上的肌肉线条被白丝袜遮盖之后竟有了一丝萝莉一般的微微肉感,水晶鞋下的小脚趾头紧张地屈起,像每一个刚刚开始穿高跟鞋的女孩子一样努力地维持着身体平衡。莎夏的胳膊上戴着一双覆盖至手肘的白色蕾丝手套,此刻正紧紧地抓住身旁助手的袖子,一头齐耳短发看上去和身上的装束略不搭调,这也是莎夏如此害羞的原因,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和小姐姐们一样漂亮柔顺的一头长发啊……

  但此刻小姐姐们的处境却让莎夏有点迷惑不解,亲姐姐塔妮娅被叉开大腿绑在斜躺的床上,尤莉娅姐姐用视频里看到过的那种口球把姐姐的嘴堵上了,而伊莉娅姐姐调整着手上的假阳具往姐姐的菊穴插……看到这里莎夏的菊穴也不禁痒了起来……啊……我也好想被插……

  已经被扭曲了性意识的莎夏此刻看到双胞胎淫玩姐姐的场面不禁感到一阵燥热,脑子里胡思乱想的同时还有点微微的头晕,小裙子下面那根大鸡鸡似乎也有点发紧……莎夏不知道的是,此时那根改造完毕的巨大肉棒正在飞速地充血膨胀,大量的血液被泵入肉棒,以至于大脑因缺血而感到晕眩……

  莎夏被助手冷不防地一推,踉踉跄跄地被推到了房间的正中,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莎夏感到一阵热血上涌,脑袋昏昏沉沉地,羞耻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啊啊啊……好羞耻……被人看到穿女孩子的衣服了……怎么办怎么办……谁来救救我……脑袋好晕……好丢人……呜……」

  手脚一阵发软,眼看就要支撑不住,莎夏嘤咛一声,害怕地闭上了眼睛,不料倒下接触到的是一团软绵绵热乎乎的东西,莎夏睁眼一看,立刻又害羞地捂住了眼睛——自己正躺在伊莉娅姐姐的怀里,半边脸压在一对硕大又雪白的巨乳上,那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触感令人感到说不上的舒服。

  尤莉娅和伊莉娅看着怀里这个娇娇怯怯的「小萝莉」,怎么也不相信这还是不久前每天玩得一身泥的淘气男孩子,尤莉娅不禁感到一阵悲从中来,塔妮娅见到自己的弟弟变成这副模样,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但眼前顾不了那么多,主人的命令就是命令,尤莉娅不忍心看到塔妮娅伤心的样子,上前一步和妹妹一起紧紧抱住穿着粉红萝装的「女孩子」,遮住了塔妮娅的视线。

  尤莉娅有点拿不准到底该用对男人还是女人的方式来面对莎夏,好在自己和妹妹是两个人,尤莉娅便示意伊莉娅爱抚莎夏的胸部,而自己则伸手搭住他的腰背,低头吻上莎夏两瓣薄薄的嘴唇,舌头顺势钻入莎夏的口中,灵巧地一卷一吸,和莎夏软嫩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莎夏此刻被两具温热的肉体夹在中间,前后各有两大团软肉紧紧地挤压磨蹭着自己的身体,尤莉娅的香舌就像一条蛇一样在莎夏的唇齿之间来回游走,还不时卷动着舌头,引导着他深入更香甜美妙的秘境……莎夏在尤莉娅的进攻之下娇喘吁吁溃不成军,仿佛自己的灵魂都要都被尤莉娅抽走了一般,愈发软瘫在伊莉娅的怀里,身后伊莉娅则像平时和姐姐相互爱抚时一样,用香舌和樱唇舔弄着耳后颈侧的敏感地带,双手则在莎夏身上上下游走,时而揉弄一下发硬的乳头,时而探到裙内抚弄腰腹,一双美腿还交叠绞缠在一起在莎夏的白丝幼腿上蹭来蹭去……

  几分钟之后,莎夏就已经气喘吁吁满脸潮红,身上的公主裙也已经凌乱不堪,伊莉娅抱着莎夏躺倒在一个软垫之上,一边抚摸着裹着白色丝袜的大腿一边将裙摆缓缓掀起,然而裙下的景象让尤莉娅和伊莉娅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一条尺寸惊人的肉棒突兀地立在莎夏的胯间,相比起那些赛博人来说也不遑多让,粗细和长度都和莎夏的胳膊相仿,而外形还保留着尚未发育时的样子,白白净净的,并不像成年人那些青筋暴起的凶器那样骇人,反而显得圆润可爱。

  当然伊莉娅知道这可是一根货真价实的肉棒,是要捅到自己和姐姐小穴里的淫物,虽然它的主人看上去还是柔柔弱弱的萝莉模样,但她毫不怀疑一旦莎夏尝到了性爱的滋味之后一定会凭着这杆肉炮将每一个见到它的女孩子干得死去活来……

  想到这里,伊莉娅不禁回头看向绑在妇科椅上的塔妮娅,莎夏有一天也会把这根大肉棒插到他的亲生姐姐体内么?那会是怎样一种场面呢?这会不会就是他们改造莎夏的目的?之前伊莉娅看过了塔妮娅的小穴,那里仍然是尚未开垦过的处女地,不过她的菊穴却软得像一块黄油一样,橡胶阳具可以轻而易举地塞进去,稍微抽插一下就会分泌出透明的黏液,几乎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让她高潮——显然她的菊穴已经充分开发过了,而且敏感异常……伊莉娅不禁有点幸灾乐祸起来,塔妮娅是「锤头鲨」绑来的女人里面唯一没有被强奸的,而她们所有人沦落到这般境地,塔妮娅的父母可以说是直接原因——当初格罗姆可是她的父母亲手发展进入组织,准备逃亡时又亲手将她们交到他手上的,甚至连在辛菲罗波尔遭受袭击,不消说也是格罗姆通风报信……然而塔妮娅和莎夏凭什么能够逃出来,被抓回来之后又凭什么能不被强奸?虽然现在大家都沦落到同样的境地,但她塔妮娅又凭什么还能保持处女之身,而自己和姐姐就只能天天被黑屌插,还要来伺候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小怪物……一颗名为「嫉妒」的种子在伊莉娅的心中悄悄种下了,这颗种子将生根发芽,在酸涩的泪水浇灌下茁壮成长,最终占据伊莉娅全部的心灵,结出名为「仇恨」的黑暗种子……

  伊莉娅阴狠地看着正被橡胶阳具和震动棒插得大声淫叫的塔妮娅,突然灵光一闪,塔妮娅……菊穴……莎夏……女装……不男不女……大肉棒?伊莉娅突然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改造莎夏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伊莉娅一边抚摸着莎夏的大腿,一边缓缓地伸手向莎夏的臀后接近……

  晕晕乎乎的莎夏仿佛意识到什么了一样,挣开还在和自己舌吻的尤莉娅,伸出手想要阻挡伊莉娅伸向后面的手,「伊莉娅姐姐,别,那是……啊!」,然而为时已晚,伊莉娅的指头轻而易举地没入了莎夏的菊穴,只轻轻抠动了两下,肉棒忽地一紧,一道乳白色的稀薄液体便从肉棒顶端淌了出来,莎夏如遭电击一般轻轻叫了一声就不动弹了,捂着脸偷偷地哭了起来。

  尤利娅疑惑地看着突然变得咄咄逼人起来的妹妹,略带责备地轻轻推了她一把,「伊莉娅,你干什么呢?」

  「姐姐,莎夏他啊……」伊莉娅咯咯笑了起来,「他是一个茜茜呢~ 」
  「什么茜茜……你胡说些什么!」

  仿佛故意和姐姐作对一般,伊莉娅赌气地勾起手指,开始用力地抠弄莎夏的菊穴内侧,而莎夏就像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发出猫叫一般的轻声呻吟,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用屁股迎凑着伊莉娅的抠弄,肉棒也抖动着流出了更多的白色液体……

  尤莉娅吃惊地看着变得愈发古怪起来的妹妹和莎夏,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时间差点忘了野村吩咐要她们服侍莎夏的命令,直到野村不悦地咳嗽了一声才慌慌张张地低下头去,含住了那条巨大的改造肉棒。

  在赛博人身上已经练习过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尤莉娅的口技已经脱离了起初的生涩,变得娴熟而有力,尽管莎夏的肉棒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成年男子的尺寸,尤莉娅仍然能够通过控制颌骨的打开角度将龟头纳入口中,甚至还有余裕用舌头来回卷动舔弄龟头下那一圈敏感的嫩肉。尤莉娅一边努力调整着肉棒进入口中的角度,一边吞咽着莎夏分泌出的白色液体,它的气味和精液非常相似,略微清淡一些,但是远没有精液那么黏稠,更像稀薄的牛奶,整体而言并不难吃,何况尤莉娅除了将它们吞下去以外并没有什么别的选择,只能用眼神示意伊莉娅适可而止,不要再继续抠弄莎夏的菊花了。

  伊莉娅见状也很识趣地抽出了手指,转而和姐姐一样埋头到莎夏的胯间,伸出灵巧的小舌头,在肉棒根部到菊花的一大片区域里来回舔弄。

  尤莉娅努力运用这些天学来的技巧,一分一分地往里吞咽着肉棒,很快就感觉到肉棒已经顶住了喉头软腭,一阵又一阵的反胃感涌来,尤莉娅强压住呕吐感继续调整角度,打算继续把肉棒往喉管里面吞咽时,突然感觉到口中的肉棒紧缩了两下,然后鼓胀起来,「不好!要射了!」,这个念头刚闪过尤莉娅的脑海,一阵腥臊黏稠的白浊液便从肉棒顶端激射而出,瞬间便灌满了尤莉娅口中本就所剩无几的空间,尤莉娅慌乱地想要把肉棒退出来,然而还在不断喷射的精液涌向喉管和鼻腔,一下子就把尤莉娅给呛住了,尤莉娅痛苦地挣扎咳嗽,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将堵在喉管和鼻腔之间的精液咳出来,而莎夏射出的精液又多又浓,还在兀自喷射不休,一股一股白色的精液几乎全部落在了尤莉娅的身上,就像一层白色的浆糊一样厚厚地糊住了尤莉娅清秀的脸庞和傲人的巨乳。

  这是莎夏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射精,当第一股精液从身体中喷射而出时那种舒畅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尖叫起来,那种酣畅淋漓的纯粹快感让莎夏全身不住地颤抖,当高潮的余韵褪去之后,莎夏感觉自己体内仿佛被点燃了一般,一种灼热的欲望涌动着全身,让自己坐立不安心痒难耐,只想找到一个出口宣泄一番。
  背后一阵温软,莎夏感觉到伊莉娅又贴了上来,双手一起捋动着肉棒,一双大白兔沉甸甸地压在背上,粉嫩的小舌头轻舔着耳垂,缓过神来的尤莉娅半撑起上身,将挂在脸上的精液一一抹进嘴里咽下,又把流到身体上的精液在一对巨乳上抹开,肥白的乳房像搽了精油一样泛着光泽,空气中充满了甜腥的气息,如同最猛烈的春药一般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神经。

  尤莉娅媚眼如丝地看着面前的莎夏,像翻开一本书页一样缓缓打开双腿,将自己最神秘最淫靡的一面暴露出来,尤莉娅的双手从头脸一路下移,拂过脖颈和锁骨,在胸部逡巡揉弄片刻之后划过腰肢和小腹,最后停留在两腿之间那片隐秘的地带。尤莉娅咬着下唇,发出诱人的呻吟,双手微微用力将花瓣打开,露出柔嫩的花径和花蕊,正期待着狂蜂浪蝶的采摘。

  莎夏的肉棒已经在伊莉娅的抚慰下完全恢复了精神,一跳一跳地指着尤莉娅盛开的花瓣,跃跃欲试的样子像是在期待之后上演的好戏。伊莉娅吃吃地笑着,用握着肉棒的手导引着莎夏靠近尤莉娅的小穴,先用尤莉娅的花露沾湿龟头的前端,然后慢慢往下沉,将肉棒的前端挤压进了尤莉娅的花瓣之间。

  不需要伊莉娅的引导了,莎夏感到自己的龟头仿佛被一朵小肉花吸住了一般,那层层叠叠的感触不断发出引诱的信号,吸引着他往更深处的秘境而去,莎夏感到自己就要失去控制了,面前白嫩的女体发出致命的诱惑,他呼呼地大喘着气,不顾一切地挺起腰部,将肉棒连根没入尤莉娅的身体之中。

  一瞬间尤莉娅以为自己就要被莎夏捅死了,莎夏的肉棒又硬又长,穿透小穴的重峦叠嶂直直地撞上了尤莉娅的子宫颈,瞬间被贯穿的感觉让尤莉娅尖叫出声,又被子宫受击给生生憋了回去,半晌之后尤莉娅才缓过劲来,哀声向莎夏求饶:「哈啊……莎……莎夏……轻一点……姐姐要被你捅死……啊!」

  莎夏看着身下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子,感觉自己仿佛被一股力量推动着一般,不由自主地缓缓抬腰,然后又狠狠地朝前一挺,将尤莉娅还没出口的半句话生生给顶了回去。尤莉娅的小穴温暖湿润,进进出出之间小穴肉壁紧紧地绞缠住肉棒,而在肉壁的尽头有一团硬硬的肉球,每当肉棒撞击到那团肉球尤莉娅总是会尖叫着扭动屁股,抑或是颤抖着向莎夏求饶,短短几分钟时间,尤莉娅便满脸通红地抱着自己的巨乳达到了高潮。

  莎夏只觉得抽插中的小穴突然一紧,然后开始有规律地收缩起来,身下的尤莉娅呻吟一阵高过一阵,最后一边带着虚茫的笑容一边剧烈地全身颤抖着昏了过去。

  莎夏被尤莉娅的反应吓了一跳,刚想停下来查看她的情况,背后突然传来一阵钝感,菊花便被一个物件破门而入,连带着自己往前一扑,刚刚拔出来的肉棒又扑哧一声没入了尚在颤抖中的小穴。

  莎夏回头一看,只见伊莉娅腰间绑着一根乌黑的橡胶棒,棒身上涂满油油亮亮的液体,一头插入小穴,另一头已经大半捅进了自己的菊穴。

  莎夏本能地想要抗拒异物进入,然而肛门就像奶油一样柔滑软弱,完全无力反抗伊莉娅的侵入,相反,橡胶肉棒上虬结的突起刮着肛门和肠道内的嫩肉传来的酥麻快感让自己全身发软,一声柔媚的呻吟便从嘴中脱口而出。

  莎夏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晃就扑倒在尤莉娅的身上,脸正好埋入她那对巨乳的谷间,之前射在她脸上胸前的精液便结结实实地糊了一脸。

  莎夏闻到精液那腥臊刺鼻的味道突然感到一阵躁动和渴望,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又咸又腥的味道远称不上好吃,但是此时莎夏却迷醉地闻着精液散发出来的腥味,用脸和舌头蹭着尤莉娅乳间的精液卷入口中,还配合着身后伊莉娅的抽插发出妖媚的呻吟……

  被身后伊莉娅的橡胶阳具带动,莎夏的肉棒也在尤莉娅的小穴里进进出出起来,尤莉娅刚刚消退的红晕又被肏弄起来,悠悠地呻吟一声醒了过来,看到的便是身着粉色连衣裙的莎夏一边被黑色假阳具肏菊花一边埋头舔舐精液的场面,尤莉娅悲哀地看着沉浸在这淫邪行为中的莎夏和妹妹,本想阻止莎夏的手伸出又停下,面对那无穷无尽的快感自己尚且不能抵御丝毫,那眼前的莎夏大概也逃不掉的吧……下体一阵酥麻和颤栗,快感的电流迅速席卷一切思维,尤莉娅的悲哀和无奈转眼间就被无边的淫欲所吞没……

  被牢牢绑在调教床上的塔妮娅只能在每一次高潮失神来临前的间隙观察莎夏和双胞胎的行为,她无能为力地看着莎夏一次又一次地在双胞胎体内射精,然后又一次又一次地被弄硬,再插进交叠在一起的任意一个小穴之中……而塔妮娅只能木然地看着这一切,任由痛苦和淫悦的泪水流淌……

  两个小时之后,莎夏依然埋头肏着双胞胎,之前射出的大量精液已经从肉棒和小穴的接合处满溢出来,随着抽插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双胞胎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此刻只能勉力支撑,气若游丝地承受莎夏的肏弄。伊莉娅软软地趴在姐姐身上,早已不复之前挺「棒」爆菊的骄傲神气,她刚刚被莎夏射了一肚子的精液,此刻穴口还敞开着,隐隐可以看到浸泡在精液中的花心,尤在一张一张地吐着淫水……尤莉娅感到自己的花朵已经完全对外界敞开,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体内那根来回抽插的巨大肉棒如入无人之境,在柔嫩的花径内翻江倒海恣意妄为,然而自己的身体酥软得使不上一点力气,只能不争气地臣服于肉棒的肆虐之下,乖乖地献上自己的小穴和子宫,充当最卑贱的泄欲工具……

  尤莉娅不知道的是,这正是这些天来自己所接受的调教所带来的效果,通过合适的药物和性虐刺激,双胞胎的性耐受能力已经下降得前所未有的低,现在哪怕就是一个阳痿的短小阴茎一样也能将她们干得大呼小叫欲仙欲死,加上通过心理暗示给她们心灵种下的服从和奴性的种子,假以时日,她们必然会成长为一对温顺听话的巨乳双胞胎性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